点击关闭

民俗北京-《天河配》(别名《牛郞织女》、《七月七》、《七夕巧配》)-军事新闻中华网

  • 时间:

南阳女子整形死因

北京的「七夕」之俗始於何時,未見確切的史籍記載,目前有據可查的為元代。元代散曲家杜仁傑著有《商調·集賢賓北·七夕》,曲曰:「暮雲閑聒聒蟬鳴,晚風輕點點螢飛。天階夜涼清似水,鵲橋圖高掛偏宜。金盆內種五生,瓊樓上設筵席。」描述了大都城「七夕」之夜的景象,併發出「人生願得同歡會,把四季良辰須記,乞巧年年慶七夕」的感慨。

▌戶力平北京歷史上的「七夕節」民俗活動繁多,拜雙星、穿針線、設瓜果、吃巧食、做巧果、看應時戲,獨具地域特色……

光緒三十年(1904年)農曆七月初七,10歲的梅蘭芳第一次登台,在「七夕」應節戲《天河配》中串演崑曲《長生殿·鵲橋密誓》的織女。1921年于「七夕」之日又在東安市場的吉祥茶園演出《天河配》,劇中設計了擺七巧圖、蓮池出浴、鵲橋相會等布景,在最後一場,從鵲橋下還飛出成百隻鳥雀,一時傳為美談。此後京(劇)、評(戲)、梆(河北梆子)都在「七夕」前後連演數日,幾乎場場爆滿,成為非常叫座兒的應節戲。此後每到「七夕」之際,京城便出現「戲班爭演《天河配》」和「滿城爭看《天河配》」的盛況。

民間祈福逛廟會 宮廷祭祀擺宴席

民國時《順義縣誌》載:「用盎盛水曝日中,水面生膜,投以小針,謂之丟巧。」《平谷縣誌》載:「(七月)七日,女子注水漂針,窺影樣為戲,謂之乞巧節。」

元代「七夕」之時已有掛牛郎織女圖、供牛郎織女像(用紙、絹等材料,仿製成花果、人物等藝品)、禮拜銀河的風俗。熊夢祥在《析津志》記載:「宮廷宰輔士庶之家戚作大棚,張掛七夕牽牛織女圖,盛陳瓜果酒餅蔬菜肉脯。」

在眾多「七夕」民俗中,以「穿針線」,也稱「月下穿針取巧」、「乞巧」最為盛行。

除了宮廷,京城民間的「七夕」民俗也有講究。潘榮陛在《帝京歲時紀勝》記載:「七月朔至七夕,各道院立壇祀星,名曰七星斗壇,蓋祭北斗七星也。」也就是從七月初一開始,京城各大道觀立壇祭祀北斗七星,名曰「七星斗壇」。

《天河配》(別名《牛郞織女》、《七月七》、《七夕巧配》),為清末名旦王瑤卿于光緒年間根據《荊楚歲時記》所載「七月七日牽牛織女會天河」故事所編演的,京劇名家梅蘭芳、譚鑫培、楊寶森、尚小雲、新艷秋等都演過該劇。

《天河配》講的是牛郞會織女的故事。天庭織女私自下凡,與替人放牛為生的牛郞相愛並結成夫妻。王母娘娘聞訊後派遣天兵天將捉拿織女,並用神針划斷天橋阻止兩人相見。路見不平的鵲王率領眾鵲鳥搭成了一座鵲橋,讓牛郞織女見了面,並迫使王母娘娘應允每年「七夕」允許牛郞織女相會。因情節感人,唱腔優美,久演不衰。

明代《宛署雜記》稱:「燕都女子七月七日以碗水暴日下,各自投小針浮之水面,徐視水底日影。或散如花,動如雲,細如線,粗如錐,因以卜女之巧。」《帝京景物略》載:「七月七之午丟巧針,婦女曝盎水日中,傾之,水膜生面,綉針投之則浮,看水底針影。」

有一年七月初七,王瑤卿與譚鑫培奉旨在紫禁城漱芳齋戲台為慈禧太后演出應時戲《天河配》。老佛爺看得有滋有味,當演到牛郎織女被迫分手時,忍不住淚流滿面。演出后,大太監李蓮英把王、譚二人帶到慈禧太後面前。慈禧對他們的演出一個勁兒地稱好,並每人賞賜翡翠扳指一枚,另賞了王瑤卿一件真絲披肩。

清代陳枚繪《月曼清游圖冊·桐蔭乞巧》

早年間京城「七夕」最為廣泛的民俗是上供祈願。人們在桌案上擺放供品,向牽牛織女二星祈願。因「七」與「吉」音近,所以人們用各種物件時都會選取「七」這一吉數,如上供所用的點心、鮮果各7種,針7根、線7條等。據《風土記》中記載:「七夕祈請牛女見者,便拜而願。乞富、乞壽、乞子,唯得乞一,不得兼求。」

遠在元末明初,史學家陶宗儀便在《元氏掖庭錄》中記有:「九引台,七夕乞巧之所。至夕,宮女登台以五彩絲穿九尾針,先完者為得巧,遲完者謂之輸巧,各出資以贈得巧者焉。」後世的「穿針乞巧」民俗便是由此演變而來的。

電視劇《延禧攻略》里便有「七夕乞巧」的情節。七夕節這天,宮女們聚集在一起投針驗巧,台詞說這種遊戲叫「針行水面」,實際上就是「月下穿針取巧」。在劇中,宮女們還將自己的情思一針一線縫入香囊,送給自己心儀的男子,由此形象地還原了古代過「七夕」的民俗風情。

王瑤卿當時被譽為旦角唱大軸、掛頭牌、創流派第一人。扮相清麗、俊俏,唱腔剛柔並濟、以情取勝,時常進宮給慈禧太后唱戲。每年的七月初七,老佛爺都要欽點王瑤卿的《天河配》。

清康熙年間《良鄉縣誌》載:「(七月)七日,婦女乞巧,投針於水,借日影以驗正拙,至夜仍乞巧于織女。」光緒年間《通州志》載:「七月,為女節,用盎盛水曝日中,水面生膜,投以小針,謂之丟巧。」清末富察敦崇在《燕京歲時記》中則稱:「京師閨閣,於七月七日以碗水暴日下,各投小針,浮之水面,徐視水底日影,或散如花,動如雲,細如線,粗如椎,因以卜女之巧拙。俗謂之丟針兒。」

根據史籍中對京師各地「穿針乞巧」的描述,可以看出民間這一習俗具有相當的普遍性。舊時曾有《乞巧歌》唱道:「乞手巧,乞容俏,乞我手如織女巧,乞我牛郎對我笑。」充分描述了乞巧活動的情景,所以「七夕節」又叫「乞巧節」、「女兒節」。

到了明代,北京的「七夕」民俗更為繁盛。陸啟泓在《北京歲華記》中有「七夕宮中最重,市上賣巧果,人家設宴,兒女對銀河拜」的記述。而《帝京景物略》則稱:「京師七夕,以瓜雕刻成花,謂之花瓜。」就是將瓜果雕成奇花異鳥,或在瓜皮表面雕刻精美的圖案,寓意吉祥。在「七夕」這天,年輕的女子要穿紅戴花,佩戴用五彩綾線結成各式形狀的飾品,成群結隊逛街市,意為可尋到如意郎君。而北京各個廟會和街市自七月初一起就設置出售乞巧物品的攤位,即乞巧市,主要有牛郎織女年畫、七巧針、乞巧果和祭拜用的蠟燭、香以及胭脂化妝品等。

清代「七夕」基本上沿襲前朝的舊俗,而清宮裡的活動更為隆重。據《清會典》記載,每年七月初七日祭祀牛女星君,宮中要設供案,奉安神牌,一為「牽牛河鼓天貴星君」,另為「天孫織女福德星君」,祭祀設供品49種。首先由皇帝拈香行禮,之後皇后、皇貴妃、貴妃、妃、嬪等依次行禮,虔誠祝願國家「農桑繁茂」。

圓明園的「西峰秀色」是宮廷過「七夕」時設宴和活動的主要場所,乾隆皇帝曾以「西峰秀色露宵煙,又試新秋乞巧筵」的詩句描述清宮中乞巧筵席的盛況。據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六月造辦處領用光祿寺羊肉款目中記載:「七夕鵲橋差務行取羊肉三百斤……西峰秀色安設七夕圍屏等項活計,差務行取羊肉一百十斤零。」在短短1個月內,僅為「七夕」節日量身定製這兩件裝飾物,工匠們就要消耗掉400多斤羊肉,可見所用工匠人數之多,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宮中對「七夕」活動的重視程度。咸豐十年(1860年)「英法聯軍」焚毀圓明園后,清宮的「七夕」活動改在西苑紫光閣舉行,晚清則多在御花園或頤和園舉行。

老北京人怎么过“七夕”

「女兒節」最盛行「穿針取巧」

慈禧最愛應節大戲《天河配》清末民初徐珂所編《清稗類鈔》記載:「京師最重應時戲,如逢端午,必演《雄黃陣》,逢七夕,必演《鵲橋會》。」所謂「應節戲」,即逢時過節所上演與節令相適應的喜慶劇目。清代及民國時期,每逢「七夕」前後,北京的戲園、劇場都要應時上演京劇《鵲橋會》、《天河配》及崑曲《長生殿》等曲目。屆時戲曲名伶都要登台獻藝,戲園爆滿,觀者如雲。而清宮在「七夕」時如其他節令一樣,也要上演節令大戲,常演的劇目有《七襄報章》、《仕女乞巧》、《銀河鵲渡》、《七夕佳辰》、《雙渡銀河》、《天河配》等。

今日关键词:这才是中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