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了市场对公司海外项目不信任升级-迪庆新闻-蓬莱新闻
点击关闭

项目业绩-导致了市场对公司海外项目不信任升级-蓬莱新闻

  • 时间:

销售伪劣口罩被抓

其中, PCB設備實現收入4.22億元,同比下降37.55%。同期,A股市場的PCB龍頭卻在產能兌現以及國產替代的風潮中,創出了業績與估值的雙高。

9月5日,大族激光(002008.SZ)半年報發佈后的首次股東大會,現場與資本市場沸反盈天的爭論截然不同。加上其他股東和代理人,總共只有11名出席。

這一反差緣何形成?「PCB設備這一塊,我們去年(同期)增長情況很好,但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受貿易戰影響,公司感受到下遊客戶擴產能、資本開支意願並不強烈。今年客戶需求還在,訂單也是飽和的,但是受貿易摩擦影響,交付延遲。」杜永剛對投資者身份提問的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

故事卻在2019年出現變化,且連續反轉。

但,該併購人士進一步指出,由於法律、制度、操作手法、管理方式等存在差異,海外併購往往失敗的概率很高,需要注意的事情很多。

本報記者 楊坪 深圳報道導讀這場令大族激光(002008)一眾高管「諱莫如深」的風波,尚未告一段落,半年報周期內一系列風險事件的發生,導致了市場對公司海外項目不信任升級。

8月29日,大族激光披露公告,擬作價3.15億元轉讓公司持有的AIC Fund Co., Limited(下稱「AIC」)30%股權,交易對方為南昌臨空產業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臨空產投」)。

從公開信息來看,大族激光的境外擴張之路卻並沒有放緩,其間,除了大手筆增資大族歐洲股份公司外,2016年11月3日,大族激光又公告,啟用自有資金約3280萬加元(摺合人民幣約1.7億元)收購加拿大特種光纖產品商Coractive80%股權,並委派3名董事參与運營管理。

近年來,大族控股併購及設立了眾多國外資產,收購交易金額均較大。除了對MULL-WELL的收購是為了獲得深圳廠區用地外,其他投資披露信息較少,且一直以來對公司貢獻利潤規模較小。

杜進一步補充稱:「(PCB公司)都是重資產,對於預期、回報很謹慎,都在觀望階段。今年上半年行情好,(源於)去年,甚至之前高歌猛進的擴產,還有技術與工藝進步,再加上國產替代化的機遇。」

公告顯示,AIC主要資產為持有的西班牙公司Aritex Cading,S.A.(下稱「Aritex」或「標的公司」)95%股權,後者主要服務於航空和汽車製造領域,專業為飛機和汽車組裝提供從自動化裝配方案設計、工裝設備製造到系統集成和生產線建設的產品及服務。

行情如坐過山車「市場上還有誰能把激光作為國內第一?不該因為一些小瑕疵就否定一家好公司的價值,現在做製造業的太不容易了。」一名大族激光的個人投資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如此說道。

而曾經在海外併購上大肆擴張的大族激光,似乎正在對以往的「錯誤」進行修正。

目前,這場交易還有待江西省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審核批准。

此前,一名併購從業人員就曾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海外併購面臨很多難題,比如未來業務能不能和上市公司形成協同效應,成本管控是否到位等,往往國外公司賣掉的資產都是經營困難、徘徊不前等存在瑕疵的公司,但是處於品牌、市場、技術等原因,也有人願意收。」

其中一位股東,還是持倉「1手」的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從2007年開始,大族激光開始逐步探索國際化合作和業務拓展,相繼投資了意大利PRIMA公司、美國IPG公司、德國Baublys公司、加拿大Coractive公司,並參与了多個國際併購項目的競標。

大族激光表示,已經聘用了國際審計機構,對歐洲研發運營中心項目進行審計。

然而到年中,大族激光因一份大幅低於預期的中報,在A股白馬股「風險事件」的渲染之下,遭遇了投資人「用腳投票」。

收購之後,Aritex的業績表現一般,2018年虧損2.43億元,2019年1-6月虧損1986.80萬元(未經審計)。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引發機構投資人關注的核心問題是,1-6月,大族激光實現營業收入47.34億元,同比下降7.3%,實現3.79億元利潤,同比下降62.74%。公司兩大核心產品激光及自動化配套設備和PCB設備營收齊降,公司綜合毛利率較上年同期下滑5.97個百分點。

與這種反差相對應的是,大族激光的股票也在近日持續反彈,近五個交易日,大族激光股價累計上漲12.23%,9月6日晚報收於34.79元,與7月12日業績預減公告發佈當晚36.06元的收盤價,僅差一步之遙。

這場令大族激光一眾高管「諱莫如深」的風波,尚未告一段落,半年報周期內一系列風險事件的發生,導致了市場對公司海外項目不信任升級。

瀰漫在大族激光海外資產布局的疑惑,最終何解,熱鬧更像是只在網絡上。

2018年,Coractive收益狀況為1863.15萬元,控制着大族激光超十六家主要境外資產的大族香港公司(合併)資產總額約為30.06億元,營業收入4.61億元,但凈利潤卻只有9677.10萬元。

8月19日,因對歐洲研發中心項目的信披「不準確,不及時」,大族激光收到了深圳證監局《對公司採取行政監管措施決定的整改報告》。

「實際上,我們對收購的一些公司、外延擴張的運營效果,也檢討過,其實我們自己發展的業務,基本上都做成,公司發展到現在體量,盈利能力不錯,反而去收購一些公司,效果不是很好,在走出去的過程中面臨很多挑戰。」杜永剛坦言。

事實上,近幾年來, 「出海」難題一直是橫亘在中國企業中不變的難題。

杜永剛看來,市場定製化程度較高、要實現本土化落地等,海外併購是發展海外市場的比較快的途徑,「海外併購很難,要有合適的標的,比如技術優勢、是否能與公司業務相關等,而且人家也要願意賣給我們」。

可容納超500人的會議室內,聚集的人數在20人左右,這其中還加上了律師、上市公司員工等。在臨時股東大會前進行信息登記的約不足10人中,實際到場的只有3人,皆為散戶。

「Aritex的技術不錯,我們當時買的時候就是作為二股東,主要做財務投資,希望能夠藉助客戶資源,實現協同性,但沒有實現。」杜永剛說道。

大族激光解釋稱,公司海外股權投資的初衷是同國際先進激光公司建立戰略合作關係,積累公司國際化經驗,爭取產生協同效應。但海外股權投資未達到預期目的。

設立歐洲運營公司的想法,正是此時發酵。

海外戰略不停步「確實到目前為止,我們也好,乃至整個市場,都沒有聽說過非常出彩的出海案例。」杜永剛說道。

大族激光認為,此舉有助於公司為公司光纖激光發生器的研製創建從低功率到高功率應用的解決方案,也有助於促進公司在電信、通訊傳感器領域的業務拓展。

從公開披露信息來看,大族激光客戶覆蓋了蘋果、華為、松下、奧林巴斯等消費電子、面板、新能源汽車、PCB(電路印刷版)諸多領域的知名企業,擁有「紫外激光專利」。2004年上市至今,大族激光共計15個分紅年度,實現連續現金分紅,合計現金分紅約26億元(含現金回購公司股份金額4.90億元)。

杜永剛坦言,這是一場並不成功的投資,「(公司)儘力去做,但也有失誤的時候」。公司並不會放棄繼續「走出去」、「有一些決策確實不盡人意,但公司仍然會考慮海外併購」。

但旋即,這又變為爭論的「次要問題」。

2016年初,大族激光曾公告與國際航空發展有限公司和中航國際航空發展有限公司(簡稱「中航發展」)共同參与收購AIC,其中,大族激光出資3.71億元成為第二大股東,中航發展持有AIC55%股權,為第一大股東。

「機構抱團」結束,大族激光行情宛如過山車。

但2013年之後,大族激光又決議處置PA公司、PRIMA與IPG公司等的股權。

如果不是2019年上半年業績的超預期下滑,對於大多數投資人而言,大族激光或是絕佳的「避風港」。

「出海」遇信任危機業績下滑的另一面,市場的信任危機噴涌而出。

值得注意的是,這家公司被大族激光「收入麾下」還只有三年多的時間,此次賣出價與當年的買入價相比,折價超15%。

會議室外的展廳,大族激光員工帶領客戶在參觀講解,亦與前期「輿論」反差很大。

大族激光年內首次受關注,是因3月初,隨着A股市場整體估值復蘇,大族激光遭「外資買爆」,QFII/RQFII/深股通投資者持有大族激光股票逼近30%的上限,被港交所暫停交易。

市場是否給予這種海外資產擴張足夠的信心,海外擴張能否幫助國內產業獲得更大的國際化優勢,一切都在路上。 (編輯:李新江)

該公司董秘杜永剛和副董事長張建群組織股東大會按照流程走完,杜永剛稱「現在說話要字斟句酌」。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截至2018年,大族激光境外設立的子公司數量高達25家,其中包括美國、瑞士、新加坡、德國、越南等地,主要用於海外項目管理和其他投資合作等。

今日关键词:教育部第1号预警